${channel_name!""}
東北新聞網
北斗融媒
在线亚洲电影日本电影
您當前的位置 :東北新聞網>>文藝頻道>>文壇快訊
以生動的筆觸表達樸實厚重的情感

2021-12-20 10:07:35 來源:遼寧日報 分享到:

《家鄉的孩子》 國畫 王盛烈 第六屆全國美展銀獎

《教師》 油畫 薛雁群 第六屆全國美展銀獎

記者 凌 鶴

開篇的話

在新中國成立后的全國重大書畫展覽中,“遼軍”創作實力強勁,以黑土地孕育出的沉雄、厚重的風格而獨樹一幟。遼寧的畫家、書法家、雕塑家以豐富的藝術形式、深厚的藝術表現力,創作出大量精品力作,謳歌時代與人民,提升大眾審美水平。從今日起,本報推出專欄,與讀者分享此中佳作。

本期推出的兩幅作品在第六屆全國美展中榮獲銀獎,分別為國畫家王盛烈創作的《家鄉的孩子》、油畫家薛雁群創作的《教師》。通過描繪日常生活的片段來表現畫家對故鄉對人民的熱愛,于樸實中透露出濃烈的情感。

國畫《家鄉的孩子》 體現對故土對人民的熱愛

國畫《家鄉的孩子》由魯迅美術學院終身榮譽教授、國畫家王盛烈創作于1984年。作品榮獲第六屆全國美展銀獎,收藏于中國美術館,是王盛烈的代表作之一。

王盛烈是東北中國畫的重要開創者,主張藝術反映時代、藝術來源于人民,并終生踐行。正是在這樣堅定的藝術理念下,他畫出《八女投江》《家鄉的孩子》《耕者》等美術經典。

真切和樸素是王盛烈藝術語言的突出特點,在《家鄉的孩子》中得到了具體體現。畫面描繪了一群可愛的鄉村兒童形象,每個人物都塑造得栩栩如生,表現畫家對家鄉、對人民的熱愛之情,也表現時代變遷中兒童的精神風貌。

這幅畫作要放在歷史背景中才能真正解讀其意義。在從傳統形態走向現代形態的20世紀中國畫史中,現實主義成為主要課題。它一方面要將那種以表現自我、逃離現實的傳統文人畫,轉換到以大眾疾苦為主、以人本主義情懷、關注現實、反映生活的水墨畫,即在審美理想上由出世心態轉換為入世心態;另一方面則是在繪畫語言上為意象造型注入寫實造型,在凸顯水墨畫筆墨意蘊的語言特征的同時,提高中國畫表現現實的能力。王盛烈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筆下的鄉村孩童是對自我經歷的另一種真實披露,這些童年記憶,他用主題性的創作方式,以沉潛的心境注入歷史的哲思,表現他在歷史的主題中沒有盡述的情感和意緒。因此,《家鄉的孩子》從日常圖景的普通形象提升到一種歷史的靜穆中,給人以沉思和啟迪。在20世紀中國畫人物作品中,很少有人像王盛烈那樣,以樸素的真實和個性化的人物塑造去表達勞動人民的真摯情感。他的作品保持著以水墨塑造人物形象的方式,以水墨刻畫人物的心理和個性,揭示隱含在人物形象背后一種更為深刻的情思。他塑造的人物不雷同,生動鮮活,揭示心理特征。

美術評論家尚輝認為,通過《家鄉的孩子》可以看出,形成王盛烈藝術個性的不只是他對歷史真實和生活真實的現實主義表達,還包括他怎樣表達這種真實對筆墨語言進行的修正和創造。也正是對鄉土情感的關注和對真實而質樸形象的追求,王盛烈改變了大筆揮掃、激情飛湍的線條和偏鋒,改變為沉靜而內斂的細筆皴擦和積墨,將那種草書用筆的外在性和表現性改變為干皴枯擦的內在性和堅實性。如果畫中兒童的面孔用那種勾花點葉式的筆法,作品在總體氣質上就難以體現樸素中的真實,那些孩童的衣著也不會產生具有東北寒帶棉衣特征的厚重感。獨特的筆墨表現和深厚的精神內涵,使作品簡潔而不簡單。

油畫《教師》 描繪偏遠鄉村女教師的美麗心靈

油畫《教師》由魯迅美術學院副教授、油畫家薛雁群創作于1984年。作品榮獲第六屆全國美展銀獎,收藏于中國美術館,并選入小學生語文課本,產生廣泛的社會影響。

畫面描繪的是當時黑龍江省尚志縣鄉村小學的一個延伸點。學校放學后,年輕的鄉村女教師在簡陋的教室里批改學生作業。天色漸漸暗了,室內光線朦朧,墻上的黑板上有老師的教學內容,側墻上掛有中國地圖。簡陋的條件下,師生向學的熱情依然很高。地上的爐火在明暗躍動中閃現出紅光,爐子上熱著飯盒和茶缸。教室里的桌椅是由一些廢棄木頭樁子組合而成,旁邊堆著的柴火,是小學生用爬犁拖來交的學費。年輕的女教師坐在椅子上,穿著樸素的灰白毛衣,腿上蓋著舊被子,聚精會神地批改著學生的作業。

油畫的畫面色彩靜謐典雅,明暗相間,主體突出,展現扎實的素描功底和人物肖像塑造能力。藝術表現手法融匯中西,吸納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及俄羅斯油畫精華,又融合中國傳統工筆、寫意的元素,生動描繪出鄉村女教師美麗的心靈。

當年,為了來到這所小學實地創作,薛雁群冒著-35℃嚴寒來到尚志縣的山溝中,在深深的積雪里走了40多里路才到達目的地。畫面中椅背上搭著的藍灰色圍巾就是薛雁群在路上圍的圍巾,到達時,圍巾已被他自己呼出的氣結成一個冰窟窿??梢姰敃r條件非常艱苦、氣候非常寒冷。當時畫面中的女孩和她爸爸兩個人輪流在一個教室里為一到五年級的學生授課,希望用文化改變鄉村的落后面貌,改變命運,如今,當初的夢想已變為現實。

學生們在教室上課時,薛雁群就在教室后面為孩子、老師畫速寫,為創作打基礎、積累素材。幾十年過去了,提起這段經歷,薛雁群記憶猶新,仍然非常想念當年的這些鄉村小學生。

藝術微論:

技法與情景交融才能打動人心

凌 鶴

美術史冊中留下大量精品力作描繪人民群眾形象,堅守人民立場,書寫生生不息的人民史詩,構建起了藝術為人民的新時代篇章。在觀覽這些作品時,觀者充滿感動、充滿共鳴,在動容之余又會產生畫面外的思考和啟示。

一幅作品緣何產生如此積極深刻的精神力量?是精湛的藝術造詣與真摯深厚的情懷交融而出。

關注現實、觀照生活是20世紀以來中國美術鮮明的文化特征。新中國成立以來的美術,在反映現實生活、表現平凡勞動者方面更是蔚成風氣。進入新時代以來,廣大美術家深入生活、謳歌人民的追求更加自覺,以情帶意、以形傳神的特點更加鮮明。在描繪、塑造人民形象時,重點刻畫人物的神態和氣質,使作品擁有豐沛的生命意象,散發出奪目的精神光芒。

矗立在中國共產黨歷史展覽館廣場上的大型雕塑作品《追夢》,是慶祝建黨百年主題雕塑工程力作之一,是魯迅美術學院師生集體智慧的結晶。作品以塑造56個民族的人民形象為主體,表現攜手并進、共赴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新征程的鮮明主題。作品氣勢昂揚,產生強烈社會反響,普遍認為人物塑造接地氣、生動、親切、感人。創作組的共同感言是在創作過程中不僅對雕塑技法探索出新,融合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更投入了最熾熱的情感,塑造的是最熟悉的身邊人,甚至是自己,少數民族形象完全參照真人模特,一切以真實為基礎和前提,雕塑家和所塑造人物高度融合,這份融合以思想情感為根本、以技法來實現,高度的家國情懷達致高度的藝術真實。

藝術的真實性始終是一個重要課題。藝術家要煉就一雙銳利的慧眼,注視萬物之核心,透形入內。真,不單指外貌和形象,更指內在精神情感的真實性表達。畫家羅中立的油畫經典《父親》,畫中的人物并不是羅中立的父親,而是通過一個典型形象,代表了生活中所有辛勤勞作、勤懇樸實的父親形象,高度概括地表現了人物的普遍性和共性,捉住了事物內在的“真”,并將人們對父親的愛這樣一種共有的情感,進行凝練、富有張力的藝術表達,產生強烈的藝術感染力。

藝術是一種思想引領,啟發人們對事物的新認知。藝術家描繪最美中國人,刻畫勞模、道德楷模、抗疫英雄……在創作歷程中與他們生活在一起,深入了解每個人的心靈世界、信仰追求、道德堅守,從而找到藝術靈感和藝術表現的最佳方式,也同時不斷洗禮、提升個人的思想境界,將技法與情懷高度交融,從而表達可貴的精神品格、弘揚真善美,為時代造像、為時代立傳。

責任編輯:張博華

東北新聞網微博

北斗融媒

*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
請您來信來電(024-23187042)聲明,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

${channel_name!""}